此时的清廷,已然左支右绌,不得已,任命早已解甲退隐的原提督冯子材出任广西关外军务帮办、前敌元帅。

    冯子材心系家国安危,不顾七十高龄,在危局中毅然赴任。他向两广总督张之洞分析敌我态势,带领跟随他几十年的老亲兵“九命猫”亲赴前线,勘察军情;冒险闯入凤凰寨,说服壮族首领青凤与朝廷联手,共抗强敌;为励士气,他将冯家子弟兵“萃营”,布防于最前线,并命人抬着为自己打造的铁皮棺材上阵,以示不惜性命,以身许国的决心。

    一场输不起的战争,即将在镇南关打响。“国是我的国,我命是国命!”众将士在冯老将军的感召下,与气势汹汹的法军展开了生死搏杀……

 3.jpg

    这是鸦片战争前后一百年间中国对抗列强的唯一胜仗,胜得虽是惨烈,却也动人心魄。清人黄遵宪赞曰:

长墙一战敌胆慑,龙州拓地贼气竭。

闪闪龙旗天上翻,道咸以来无此捷。

2.jpg